农业发展

当前位置:云顶集团 > 农业发展 > 【云顶集团】85万亩有机绿肥助桂林春耕,气价过

【云顶集团】85万亩有机绿肥助桂林春耕,气价过

来源:http://www.noosacaterers.com 作者:云顶集团 时间:2019-10-23 09:17

云顶集团,日前对国内天然气生产销售情况进行调查显示,储气库建设与供气能力不协调,定价机制尚未理顺,成为引发天然气供需失衡的最重要原因。 报道称,北京用气的峰谷差超过10∶1,华北地区达到5∶1。我国目前只有大港、金坛等6座中小型地下储气库,用于调峰的工作气量只有30亿立方米左右,占天然气总消费量的3.5%;而全球平均水平为15%-20%。 调查数据显示,近20年来,国内天然气价格出厂价每方仅上调0.1-0.3元,而同期煤炭价格从每吨80元-100元涨到现在的每吨600-700元。等热值条件下,目前的天然气价格相当于油价的25%-30%、电价的40%;而国际上则高达60%-80%。 气价偏低在刺激需求无序膨胀的同时,也打压了上游产能。调查显示,国内除极少数优质气田外,大多数气田均处于微利甚至赔本状态。其中,中石油集团的西南油气田2009年天然气销售收入128亿元,账面利润仅0.95亿元;天然气管输收入8.46亿元,账面亏损则达7.35亿元。 价格也成为横亘在进口气源面前的最大障碍。以中亚天然气为例,按目前的国内天然气价格结算,中亚天然气经过1800多公里的管线到我国的霍尔果斯口岸,每方气价仅2.05元,相当于北京、上海等地的终端用户价格。按照目前的国内天然气价格,亏损是显而易见的。 调查还显示,受国际市场氮肥等价格因素刺激,我国化肥出口近年来呈持续猛增势头,一度高达40%以上。去年,全国化肥用气高达近100亿方,占当年天然气消费量的20%左右,远高于3%的国际行业水平。低价天然气最终以化肥形式大量出口到海外。 此外,天然气产量增长不仅难度大,而且周期也要长得多。中石油西南油气田公司总经理李鹭光称,建一个以天然气为原料的化肥厂,一般需要1年至3年;而勘探开发一个气田,要经历物探、钻探井、探明储量、试采、开发部署、钻开发井、建设管网和净化厂等十分繁杂的过程,一般需要8年左右,甚至更长。 截至2008年年底,全球剩余可采天然气资源量为185万亿方,而中国天然气剩余可采储量为2.38万亿方,中国人均天然气资源量仅相当于世界平均水平的1/7。 对此,中化集团原总地质师曾兴球称,我国资源状况总体条件是“富煤少气缺油”,目前已发现的天然气资源量总体不足。 撰写人:邵晓天

日前,记者在全州县龙水镇百福村看到,村民们正忙着对冬种绿肥进行犁翻和压青。村民蒋洪新乐呵呵地告诉记者:“种植绿肥,不但可以提高土壤肥力,减少化肥投入,还能使每亩水稻增产50公斤左右。” 绿肥一直是桂林的主要有机肥源。上世纪90年代初,全市绿肥种植达到鼎盛时期,年播种面积均在220万亩左右,基本实现绿色农田。但是1995年以后,随着粮食价格下跌、各级政府对绿肥生产的投入减少等,绿肥种植面积下滑。近年来,为了提高耕地质量和农田综合生产能力,确保粮食安全,实现“藏粮于地”的沃土目标,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绿肥的恢复和发展,切实把冬种绿肥作为一季重要的农业生产来抓。2009年第四季度,全市在秋冬旱严重的情况下,各县财政出资258万元进行统一购种,广泛宣传,并加强技术培训和技术指导,掀起恢复和发展绿肥生产的高潮。全市冬种绿肥84.76万亩,比去年同期增加10.26万亩,其中专用绿肥70.65万亩,兼用绿肥14.11万亩;绿肥高产示范片77个,示范区面积17.64万亩。全市绿肥种植面积占全区绿肥面积248.15万亩的34.1%,居全区第一。 采访中,市土壤与肥料工作站站长蒋毅敏向记者算了一笔账:每千公斤绿肥鲜草一般可供出氮素6.3公斤、磷素1.3公斤、钾素5公斤,相当于13.7公斤尿素、6公斤过磷酸钙和10公斤硫酸钾。以绿肥中等产量2500公斤计,可为土壤提供34.25公斤尿素、15公斤过磷酸钙和25公斤硫酸钾。按2009年肥料市场价折算,计币235.85元,扣除每亩绿肥种子钱22.5元,每亩绿肥相当于净投入213.35元钱的化肥到土壤中。全市84.76万亩的绿肥面积,相当于节省化肥投资1.99亿元。 目前,桂林市近85万亩冬种绿肥长势旺盛,为今年全市粮食生产丰产丰收打下了坚实基础。

张良斌:我们一直关注有机-无机复混肥的新标准,按照国家化肥质量监督检验中心说法,2009年10月1日开始执行,后来推到了2010年1月1日,现在到了3月份,为什么标准迟迟没有执行?原因在什么地方? 商照聪:推迟的原因是有专家针对标准中的腐植酸提出了不同意见,主要有以下几点:第一,腐植酸不是有机质,只是一种土壤改良剂。第二,市场上的产品中所含腐植酸是用泥炭、草炭、风化煤、褐煤代替的,没有经过活化,没有经过物理的或者化学反应,施用后不但没有利,反而有害。第三,标准加入腐植酸以后,企业可能会产生腐植酸是一个发展趋势或者是一个高端性产品的错觉。厂家就会放弃用动物粪便、城市生活垃圾、秸秆、味精辅料等作为原料,这样会造成垃圾、工业废弃物的大量堆积,引起大的环境问题。 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农业部成立腐植酸工作小组得出过结论,腐植酸不经过活化施用在地里对土壤有改良作用,并没有害处。而有些专家认为是有害的,但是目前反对的专家并没有提供数据。 我们与农业部相关部门进行沟通,还征询了腐植酸工业协会以及其他专家的意见,综合多方意见认为,腐植酸可以造粒,是一种不错的原料,得以保留。但是活化不活化,生产成本是不同的,最后得出了必须活化的结论。由于腐植酸源头多,界定是否活化的方法比较困难,因此延迟了标准的出台。 赵建华:我们公司主要是生产、销售、研发新型肥料,我们感觉目前存在标准多、更换快的问题。农民不是肥料专家,标准多了,更搞不清,因此更容易买到假货,另外,对企业来讲,标准的更改,就需要更换包装,给企业增加了一定的成本。 商照聪:中国的标准化体系,牵涉到多个部门,现在有国家标准,还有行业标准,牵涉到出口还有商检,体系较为复杂。按照国家相关规定,产品标准应该在国家标准委备案,但是有的部门行业标准没有备案。这就给新的标准制订带来了较多的问题,造成标准过多甚至重复和矛盾。 我们的工作会更多考虑标准的前瞻性,不约束行业的发展。现在各行各业发展都比较快,以前一个标准10年不变,现在五年,甚至三年就要换。 我们是受国家委托做这个事情,尽量减少企业负担。按原则来讲,一个新标准的实施,对老标准包装在市场上的流通都有延缓期,过了延缓期肯定要换包装。我们会力所能及地减少企业因为更换标准带来的经济负担。我们和国际最大的差距就是产品分级,国内是一个产品一个标准,国际上,产品标准是分大类的,各大类有统一的最低要求。比如说,哪些肥料可以用到大田作物,哪些肥料只用在观赏园艺,哪些肥料只用在家庭草坪上。同类产品的分级,是一个发展的方向,但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做到的,我们需要在发展中逐步完善。同时,国内产品的市场监督方面,执法水平不高,也影响了产品标准的实施。 参会代表:我想提一下水溶性肥料标准及包装的问题,其中微量元素包装袋上标识只能大于等于25克。25毫升的包装农民应该怎么分?标识量少了,执法部门会罚款,这个问题困扰我们很久。另外一个是水溶性肥料登记的问题,一个包装只能登记一种农作物,这给企业带来很多麻烦,应该怎么解决? 商照聪:首先,水溶性肥料等新型肥料的登记是由国家质量化肥监测中心方面负责,我们不便于发表观点。另外,水溶性肥料是由农业部制订的行业标准,我可以发表一下个人见解,标准制订的过程非常严谨,也会征求企业意见,形成意见表,报给专家,再交给委员进行评审,有了意见再改,改了以后再向国家相关部门报批。包装上中微量元素含量问题,是对目前行业发展的一个综合考虑。 参会代表:复合氮肥产品标准是不是按照BB肥的标准制订的呢? 商照聪:复合氮肥标准制订的过程中,我们会考虑参考BB肥的标准。由于只是一个单质氮,参照指标主要有氮、缩二脲、氯离子、水分等,还可能有中微量元素,氮含量在30%左右是一个初步的设想。

本文由云顶集团发布于农业发展,转载请注明出处:【云顶集团】85万亩有机绿肥助桂林春耕,气价过

关键词:

上一篇:稳定性肥料,生物肥料生产项目

下一篇:没有了